政务

governor
四平市人民政府   2018-01-03 07:53:00   来源:四平日报

大地之子黄大年(二十)

  司机刘国秋没有去送别。他依旧开着他的车,行驶在往返机场的路上。他给黄老师备用的毯子和枕头,还在车后座放着。雪花黏在窗前,朦胧了视野,他突然想把车速开到最快,就像很久以前拉着黄老师赶路一样。 

  他很想再拉他一次,就像过去一样,偶尔拉几句家常,对着啃一会儿苞米。他很想问问那个小老头儿,不出差了怎么也不吱一声…… 

  1月8日晚上,刘国秋突然想起有一个月没见黄老师,他怎么突然闲下来了?然后就用手机上网搜索,一条黄大年的新闻的最后一行赫然写着:享年58岁。 

  这是他第一次在网上搜索“黄大年”,也是他第一次发现,原来自己认识“这么一个大人物”。 

  “不可能,绝对的不可能!”他马上给王郁涵打电话:“黄老师咋的啦?” 

  王郁涵还在哭:“刘师傅,黄老师没了。就是今天下午的事。” 

  “怎么会这么巧?!”刘国秋喃喃道。 

  “刘师傅,这是黄老师在用他的方式跟您说再见呢……” 

  雪不再落下,回忆变得滚烫。大地若有情,也承受不了这离殇。 

  送走了所有来宾,学生们集体跪倒在黄老师身边。地质宫那盏长明的灯火熄灭了,他们迎来了“生命中最冷的一天”。 

  赵思敏想起,某个夏日的傍晚,黄老师把大家从实验室拉到操场,带头脱下鞋健步如飞,带大家“做一次免费足疗”。 

  高秀鹤想起,有一次路过游乐场,黄老师看到大家想玩又不好意思开口,就陪着大家玩遍了所有项目。 

  于平想起,黄老师住院前,执意要从家去一趟办公室整理材料。临近黄昏,车里放着口哨版的英国民歌《斯卡布罗集市》,黄老师望着车窗外偷偷抹去了眼泪。周文月想起,手术室的大门即将关上那一刻,黄老师突然和医生说想“ 再看看我的学生们”。他又回到门外,跟他们一一握别。 

  周帅想起,平安夜,大家为黄老师布置了病房,摆了很多平安果,黄老师有些出神,后来又在微信群里给大家发了红包…… 

  不知是谁先哭喊出声来: 

  “黄老师!让我再给您磕个头吧!” 

  “黄老师!以后您再不用赶路了!” 

  “黄老师!您说过,还有一身本领要教给我们。” 

  是啊!有多少相约还没有实现,有多少感谢还没有表白,有多少精彩还没有到来…… 

  身患重感冒的姚立华强撑着身体,送了黄老师最后一程,从殡仪馆回到家中,便高烧不退。那几天,大年老师的音容笑貌总是萦绕在脑海,她想起艾青的那首诗: 

  假如我是一只鸟, 

 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: 

 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, 

 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, 

 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, 

 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…… 

  ——然后我死了, 

 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。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…… 

  “妈,我一定要做一件事情。”姚立华躺在床上、面色苍白。 

  “你说吧。”姚立华的妈妈多次听她提起过黄老师。 

  “我写了一篇纪念黄老师的文章,但我觉得仅有这种方式还不够,我要为他再唱一次《我爱你,中国》,我想他听到会非常欣慰的。” 

  踩着齐踝的大雪,姚立华和妈妈相互搀扶着走进录音棚。录音师一看她的状态也劝她:“姚老师,您身体可以吗?” 

  “我想唱出来,让黄老师带上走……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。” 

  录好后,姚立华第一时间发给了任波。手机响了,任波一看,双手颤抖,默默点开: 

  我爱你森林无边, 

  我爱你群山巍峨, 

  我爱你淙淙的小河, 

  荡着清波从我的梦中流过。 

[纠错]